S-HIIT 影音專區 影音見證

2022年六月S-HIIT如雲彩般的見證II

台北玉婷

因為從小是拜拜家庭,家庭和偶像的連結很深,今年三月受洗後,開始讀經;但是讀經很容易嗜睡,也很容易受到攪擾。

這次的s-hiit要為不饒恕的心禱告也要為不饒恕的人祝福,本來覺得前夫已經有新的家庭了沒有什麼饒恕或不饒恕可言,但是當我願意饒恕前夫沒有建造完整的家給孩子(他也建造偶像公廟),並且為他祝福禱告。
讀經嗜睡和受攪擾的問題就打破了,而且很能順利的讀經與吸收,感謝讚美主。

台北芃芃

感謝主!這一次 S-hiit最大的挑戰是要為不能饒恕的人祝福。

求主憐憫家人是我要保護的,可以欺負我 不能欺負我最愛的家人,當家裡的親戚因著外公的遺產爭奪,讓我最正直的媽媽擋子彈、背黑鍋,讓最疼我的姥姥晚年那麼受罪,連告別式都要爭鬧。

對我而言順 服神饒恕的禱告已經是底線,怎麼可能為他們祝福禱告,S-hiit的第一天實在太痛苦了,也呼求主自己真的做不到,感謝聖靈如同擠牙膏一樣,把為親戚健康和貧窮的靈祝福的話語,硬是從我口中擠出來

因著聖靈每一天的引領,為不能饒恕的人祝福不再是說不出口的話,另一方面,因著疫情的確診和死亡率上升,對於政府的論斷與苦瀆真的很深,感謝聖靈光照我,論斷和苦瀆不但一直陷入罪中,而且對於在上掌權者的蒙蔽全然沒有幫助,因此我為論斷政府與不饒恕的心悔改,並且蔡總統、蘇院長、陳部長祝福禱告。
求主推開黑暗權勢賜下所羅門、約瑟整理的智慧,感謝主 幫助帶領我完成S-hiit ,我不能但祢能 讚美主。

新竹振瑋 男社青
感謝神,讓我在這段時日體會到,我不為自己而活。沒有任何事在神以外,沒有任何律法是神收回的,我的生命不是用磨的,是因著耶穌基督的救恩成為新造的人。

背棄神的道,神的審判必來到。近兩週,我很明顯感覺到雙手雙腳很無力,原來是神要讓我回轉向他,因為我走偏了。祂的話不是參考資料,是生命中唯一的真理,是我們當遵行的。

我真是求主,使我們天天閱讀、浸泡在他的話語;常除去我們的灰燼,使那祭壇的火持續燃燒。

屏東新恩堂「饒恕Part II: 情緒勒索」

我必須說,身在一個完美主義又偶像包袱沉重的基督徒家庭,對於自己與家人深受「情緒勒索」之苦,是難以向外界坦承的,但真理與基督的赦罪之恩,給了「罪」廣泛存在於任何家庭合理的解釋……。

如我前一篇分享所言,我是一個認真的基督徒,喜愛去教會,我幾乎每週聚會結束都複習講道筆記,好好禱告,但我生命中仍充滿苦毒與怨恨。

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愛」,我痛恨「愛」,我也討厭「家庭」的存在。我曾經認為「愛」使人痛苦,因為愛代表就是「強迫的犧牲」與「傷害」。我不喜歡談論家鄉,因為我很難想起快樂的童年回憶,但我又來自富裕、教育資源充足的家庭,我也曾經是個在擁抱中長大的人。

我與家母的關係難以一言已蓋之。但總言之,我在S-HIIT的過程面對了一個盪手山芋﹕情緒勒索。在與母親的互動中,有個鮮明的記憶是母親以前常常在管教完我時,對我吼叫「妳根本就不愛我! 妳一點都不愛我! 妳都愛別人,但妳就是不愛我,我死一死算了!」因此,我習慣了先去安撫母親的情緒,在我說不出愛的時候勉強自己,並且否定自己所有的感覺。我經常偷偷抱怨,但是為了母親的形象,我會向外在說我媽媽是多麼完美的媽媽,我也習慣討好媽媽。日子久了,我也疲乏了,我經常在所有關係中冷漠與人隔絕,直到S-HIIT,我都不記得我哪一次完整的悲傷過,或憤怒過。此外,直到聖靈光照,我才發覺自己有多無助,我認為上帝只會站在母親那一方,不公義的事情會被掩蓋。

在S-HIIT饒恕中,我找到真理,是上帝是公義的,不好的事情就是不好,因為有公理可言,才有饒恕,而且上帝保護我。我在悔改與饒恕、祝福的循環中能夠面對母親的負面情緒,在對方情緒的控制中找到喘息的空間,慢慢離開無故的罪惡感。

但,聖靈的工作實在奇妙。這次回到家,有一天,我的摯友向我喊﹕「請妳不要再用情緒勒索我了!」原來我需要去肯定的是,我也是個情緒勒索的加害者,甚至比母親更惡劣(這是有事情根據的,請往下讀)。

我想說說我不曾提過故事﹕

我從小在餐桌上滿口怨言、論斷,家人們都必須忍受我講其他同學的壞話。我長大後,我的生活極其的痛苦,我喜歡與人建立關係,但總在關係還沒建立好時,就把它摧毀,這給我莫名的快感,傷害可以餵養我的感官。我也習慣於在關係中傷害自己,我用情緒勒索自己。我是個有才華的人,但我同時喜歡摧毀自己的生活,看著自己的痛苦使我歡愉。我經常恐嚇我的周圍的人,我經常「試圖自殺」,甚至有一次警察還開來了我的租屋處。我很需要這些這些衝突來滿足我自己,即使我知道這都不對,但是我沒有辦法停止這些循環。我沒有辦法好好學習,因為我看到書本上任何一個字都可能挑起我的憤怒,儘管我是個努力的人,我可以背書取得獎學金,但是我沒有辦法思考、組織,我每天都想摧毀自己的工作。我漸漸需要藥物穩定我的情緒。我從來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或者我認為我做錯了所有的事情。我不能被愛,我厭惡愛。

當我為饒恕完母親過後,我在聖靈的光照之下,開始向神悔改,承認自己拒絕神的愛與真理,也求神赦免我常常傷害他人,我並沒有使人得福,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人與土地。我開始在抗拒神的時候,學會向神坦白其實我很渴望被愛,還有我需要幫助。我開始請求聖靈的幫助,使我停止用情緒勒索自己與他人。我也開始使用上帝的權柄為自己宣告,我想要這個恐怖的「收種原則」從我離開。

這很難,我記得有一天下午我看到朋友沒有回我訊息,我氣急敗壞,但靠著聖靈,我終於找到新的反應機制,我好好的生氣完了,過了幾個小時,也沒有因憤怒犯罪,我還祝福朋友與自己。

饒恕使我能開始好好進行我的研究,一邊讀聖經、一邊學習。因為上帝應許種什麼就收什麼,遵行神的話語一定蒙福,不論環境。我開始慢慢從被動的人生中找到相信明天的盼望,那就是上帝堅而不摧的「收種原則」。饒恕與祝福使我更堅信上帝有律法,但「罪得赦免」。祂保護我,祂也保護我周圍的人,祂更持定自己的名。

新竹 蕙亘小組長

這次的S-HIIT中有兩個項目
1.為自己不饒恕的心悔改
2.每週在家守聖餐一次。

我就開始為在職場被同事出賣、毀謗生不出饒怒的心悔改及祝福出賣我的同事(其實禱告的時候卡卡的)。

每天在職場看到同事為了自身的利益彼此爭競、毀謗不斷在我眼前上演,(這期間心中常常出現 太24:13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聖經的話就只好忍耐吧!)但心中每天都帶著憤怒上班,晚上下班回家開始10分鐘讚美後,我的”心”就感覺稍微被鬆綁。

這樣的光景連續有兩週左右,S-HIIT 進入第三週發現在我腦海裡一直出現出賣我的同事如何陷害及出賣我的情景, 很奇怪連我大哥一家人對我的種種不義也浮在我腦海裡,越想就越憤怒。

S-HIIT 開始後一直還沒開始在家守聖餐,信主後還沒在家裡守聖餐,我很謹慎的請教姊妹要如何在家守聖餐。雖然心心念念的要開始在家守聖餐,始終被忙碌打斷沒有去做。心想不行S-HIIT快要結束了,終於在昨天晚上備妥餅跟杯開始第一次在家守聖餐。

記得牧師有舉列嘉義銘崧姊妹的見證。

在守聖餐時為我不饒怒的心禱告,求主寶血潔淨醫治。我照著林前11章念時,讀到11:23” 就是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時,突然驚覺耶穌也被出賣,祂被出賣為了要救贖我們。眼淚如泉水般地湧出,帶著淚水領受主的餅與杯,接著讀到林前11:26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我知道耶穌的祂的愛醫治我被大哥及同事出賣的傷害耶穌的寶血也洗淨了我不饒怒的心。

早晨起來,心情就如早上的晨光一樣明亮,整個人好清爽感覺重擔脫落了,我得就了。感謝耶穌付上代價,擔當我罪和羞愧使我完全。

昨晚第一次在家裡聖餐,這麼真實經歷耶穌的醫治。

感謝耶穌 ,我得救了!

屏東新恩堂「饒恕」

請原諒我匿名分享,因我有些害羞。

直到今年我才發覺自己是一個從小內心充滿怨恨、憤怒與哀傷的人,表面上笑臉迎人、充滿熱情,但每當有人問我﹕「你好嗎?」,我都極想逃避,無法面對,甚至感到憤怒,我講不出我很好,這讓我憤怒。我與家人的關係並不融洽,我們是一家子的基督徒,但我們並不交心,長年以來我幾乎每周去教會結束後都感到空虛,儘管我很喜歡去教會。我的生活也是混亂的,我經常覺得人生毫無意義。

歷經九年在外縣市求學,我於今年一月底返鄉。回家對我來說是惡夢,我基本上過去我無法長時間待在家裡,只要待在家裡,我就感到渾身不自在,我只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我沒有辦法自在的在家裡的公共空間走動。任何人走到我身邊我都感到憤怒或被侵犯,有時候我幾乎天天哭。我只要在家裡,我沒有辦法好好過生活,手邊的事情都一團亂。

直到這次Shiit,我一邊閱讀《改變帶來醫治》,一邊為饒恕禱告。神光照我也透過屬靈前輩告訴我,我心中有許多苦毒與拒絕、與對權柄(父母、牧者)的論斷,而且極其驕傲,與教會、父母的關係沒有處理好我的人生會在咒詛當中。我開始悔改,並且重新用聖經教導我的真理,把父母視為我的權柄,服事我的父母。我也開始嘗試感謝上帝給與我權柄,漸漸地上帝回應我的禱告,我慢慢地看清楚家中的問題有抱怨與論斷,而且我們活在沒有意象的生活中,我們都空虛。我過去與父母相處我只感到厭煩,但隨著祭壇,我開始能在相處過後,想起我能使用權柄,我開始為父母贖罪、祝福禱告(以前只會含怒而睡)。我必須說,祝福過去總想論斷的人真是好極了,全身都覺得舒暢無比。此外,我在家中也比較能自在處理自己的事情。

此外,我開始尋求神光照自己對於教會的論斷與抱怨。我開始去正視過去在教會中曾經歷的負面經驗,並且感謝上帝對於所有牧者的選召,我限制自己只能為權柄贖罪與祝福,這使我感到積極而自由。任何時候,我只要想起我想論斷的人,我就為他感謝與祝福。

最讓我感到釋放的,是為一間南部的千人教會禱告,我曾經心裡認為該教會的牧者使許多人陷入物質主義,我常常想起那間教會,我有許多朋友去了那裏後都變了。但是,我開始學會尊重該教會牧師的位份,敬畏在上掌權者,每一次只要為那個牧者宣告與祝福我都哭了。饒恕、祝福真是好及了,身體與生活都更加舒暢,更能專注在自己的工作,成效也增加了不少。

台灣新恩堂 姚貴雲
今年是第三年的S-HITT的訓練,延長訓練到6/5,訓練主軸是研讀經、祭壇,這些是我們平常都在操練的,我常常認罪悔改,求主耶穌憐憫有時在瞌睡中讓我堅持在其中,就是跟隨教會說的做。

延長訓練中有為自己不饒恕的心禱告,為不能饒恕的人祝福。一開始還有身邊的人可禱告悔改的,過了些日子看別人回報沒有這項禱告了,幾天後晚上回報完,心中有些想法,第二天清晨禱告時我就想⋯我沒那麼多過不去的人,我不為這項禱告事出有因,我要跟紀方說明,沒有聖靈感動⋯。後來在為疫情60歲以上、5歲以下兒童禱告時,心中有個聲音告知~為蔡總統禱告,我心中豁然開朗⋯,我有許多許多無法饒恕的心,為我不能饒恕的人祝福,執政掌權的何等需要 神的憐憫與認識 神,尋求 神在生活中,得智慧有政策治理管理國家的謀略。他們何等需要祝福,我就用感謝的心,謝謝聖靈的提醒。當寫完(5/27)突然想起,這不是提前2:1-2所說的,為萬人為在上執政掌權的禱告⋯。心想也不用賴出去了,5/28晨禱時說:新約⋯基督徒為自己的過犯而悲痛,為罪甩不掉、戒不掉、脫不了而傷痛⋯,哀慟⋯更是「痛心疾首」或「哭天搶地」的地步,好像為自己的靈魂死亡而哭泣、哀慟啊!當到悔改二、為教會悔改時,鄒仕雯傳道禱告時⋯,我流著淚口中不自覺得求 神赦免我們的罪。

悔改三、為國家悔改,裴仲民牧師在禱告時⋯,我淚流滿面⋯求 神赦免祭司的罪,我們是不是
還在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認為,不知道我們是 神使用連於天地的祭司,那時我知道聖靈在提醒我,在不知不覺中在教導我了,為萬人禱告。
劉牧師講道説:我們有沒有順服祭壇的感動,有沒有降服的生命,祭司有就位、有沒有到位?求聖靈幫助我們,只要有個願意的心,在 神的律中,我們會與老我有個拉扯,悔改聖靈會幫助我們想起 神的話⋯,如牧師說:我們能如參孫為 神打出那美好的仗,年齡不是問題,最不好的世代,是最好為 神作見證,神的律,聖靈的大能,在祭壇中聽聖靈的聲音,靠著祂成就我們當走當跑的路,打那美好的仗,每個人不論牧者們⋯祭司都要到 神面前交帳。

請進到影音專區,S-HIIT網頁有更多的見證分享~

Related posts

new 2018.12.16主日信息第三集

20180916主日信息第1集-2

2018.11.25主日信息第三集

台灣新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