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T 影音專區 影音見證 最新活動 最新消息

2022年六月S-HIIT如雲彩般的見證IV

台灣新恩堂 關家穆

我父母敬拜偶像70年,父親在70歲時出家為僧,也曾在全台各佛學院傳講偶像的道,現已退休, 母親至今仍在聚會所勸人拜偶像。因此父母家中的黑暗轄制相當嚴重。家人之間沒有和睦,每次見面時總是各懷鬼胎,彼此之間有很深的敵意,誤會,衝突,與不諒解時常發生,仇上加仇。就在今年農曆初二時,因神賜的和好,使我與父母的關係改變了,終於能像家人一樣的和氣相處。

有一次回家時,媽親切的帶我到書房與我坐在一起說悄悄話,其中提到她非常感謝偶像的保佑,使得如今父母經濟充足且身體健康,母親問我可否讓還未信主的兒子在回家時也向她的偶像表達感謝與敬拜,我當場在母親面前低頭痛哭,握著她的手,口裡一直說對不起,求她不要這樣,因為我不能接受,後來母親也哭了,爾後她就依我,沒再要求兒子了,感謝主。這是我以前都不會做的事,以前的我會生氣,咆哮,感謝主,祂正把謙卑與柔和做在我的身上,是祭壇的大能再一次讓我降伏。現在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我要去教會了。

在這次SHIIT裡,求神來對付我心中的不饒恕,跟著祭壇認罪悔改與潔淨宣告,在神的光照下,深深感到耶穌的慈心,動手除去我心中的不饒恕。感覺自己的靈被更新了,祂要救贖我釋放我得自由。去年以前都是一年只在過年時回去一次,雖只有20分鐘的車程,但是心的距離卻好遠好遠,見面時的言語冒犯,批評諷刺,總是讓我卻步。今年從過年開始,我媽一反常態,經常親切的聯絡我,我也越來越頻繁地回家去,見面時,彼此之間以前那份糾結難纏的情愫,如同五顏六色紊亂的線團,好像被神用大橡皮擦得乾乾淨淨了, 不僅我的心中已經沒有不饒恕,也想不起來過去所發生的事,過去我深深被家人惡待我的事實綑綁,總是覺得自己有理,他們都欠我一聲對不起,現在也不再堅持,開始變得有愛也柔和多了。神改變了每位家人,現在家中氣氛和睦,媽媽,哥哥對我也開始閒話家常。以往的緊張已化為烏有。好奇妙的神喔。我再次的認識神的大能。祂是掌管我們心意的神。
SHIIT期間一直為家中的長者們的得救禱告。就在六月初,高齡的大舅與舅媽確診,哥哥全家確診,也把病毒傳給92歲的老父親,我媽措手不及,在神的保守下,未打完整疫苗的長者們皆是一天餘就痊癒,父親痊癒後連咳嗽都沒有,我媽服事沒有隔離且染疫的哥哥與父親,她居然是天選之人,全身而退,居隔期間還經歷父親在家中摔一跤,僅輕微撞傷,休息幾天也好了,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兒子在五月初確診,居隔期間我收到小組長送菜與滿滿的愛,在長者們居隔時,我也利用這機會把愛傳給他們送菜送水果,他們好高興,我也體會到神就是要我們彼此相愛。如今居隔已解除。這種種都見證了神的大能,這也讓我更多的謙卑與順服在神面前,現在就是一心一意的求父親可以得救。
箴10:22 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
感謝耶穌,祂是樂意施恩的神。在跟隨的路上,殷切的教導,時時的陪伴,在基督愛的澆灌與醫治下,融化了我剛硬的心,甘願降伏在他的大能下。在基督裡,祂把一切都更新了。能服事神,是何等的有福,感謝神。神的恩典超過所想所求。
這次的SHIIT,神不只醫治了我,也擴張了我的帳幕,讓我知道是基督在我心裡活著,讓我為他而活,祂不只救我,祂還要救我的家人們,我的國家,而且祂對列國列邦都有旨意。

台灣新恩堂 吳沛姍

這次我跟大家分享,我是怎麼在職場經歷神,去年剛畢業,謝謝神給了我一份工作,工作性質是保全安檢人員,過去在工作上我幾乎沒有在築祭壇,後來發生一些人際關係相處的問題,我因為不饒恕給仇敵留下地步,事後我開始禱告尋求神、也開始試著築起祭壇並倚靠神,我告訴自己「教會有什麼祭壇跟隨就對了」,當我願意謙卑下來在祭壇中向神悔改,神是信實的,神記念我獻的祭,過去的我會覺得花那麽多時間築壇有點浪費時間,我將這時間拿去睡覺、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迷3C產品、愛娛樂、上FB,現在知道過去這樣做是大錯特錯,現在願意跟隨教會祭壇腳步,生命開始不再抱怨,開始願意接受神的管教,希望自己能成為神使用的器皿。

我經歷了一些事情,尋求神的法則使我懂得學習如何成長,發生事情過程都不容易面對,當時一直想離職、換駐點,這都是用人的方式,我也跟家人、小家長、小組長談,他們雖尊重我,但一直提醒我要禱告尋求神,後來神似乎要我留下來繼續工作,然後神做了奇妙的事,我跟同事關係慢慢和好,彼此開始願意互相幫忙,後來神不只在職場讓我跟同事和好,也讓我對工作環境更有信心,也試著盡心盡力把自己該做的本分做好。

當我經歷神的管教之後,聖靈提醒我為三件事情禱告

1.為著公司的主管階層和組員提名為每個人和駐點公司員工禱告

2.為著各家所知道的廠商公司來禱告

3.為著公司不公不義的事情禱告

每天守望禱告,當我持續這麼做,看見環境的氛圍慢慢有所不一樣,同事看到現在的我與過去的我有所差別,我的生命開始被調整,我渴望更加倚靠神,聖靈常會用細微的聲音跟我說話提醒我,在職場開始少抱怨多多禱告,一切全然交托給神。

在工作績效方面也得到主管肯定,前5個月我沒有領到績效獎金,第6個月主管跟我說之後每個月會有500元,第8個月獎金是1000元,第9個月是750元,主管也看到我在工作上有優異的表現,感謝神的恩典夠我用。

5月份因為哥哥有確診,我們全家被匡列,我當時請四天假,基本上這幾天在保全公司是無薪假,可是最近拿到薪資單發現我沒有被扣任何一毛錢,感謝主!以上是我的見證,將榮耀歸給愛我們的神!

台灣新恩堂 吳聲勇

今年SHIIT第二階有為自己不能饒恕的人祝福,在聖靈的引導下從幼年到現在,竟然發現曾經傷害我的或被我傷害的人出乎我意料的多,幾乎每一次的禱告中都會出現新的禱告對象,原來我生命中隱藏了那麼多不願意饒恕的人,其中也包括我的家人,當我憑著信心為自己不能饒恕的人奉主的名祝福他(她)們時,心中竟然湧出莫名的滿足感,無法形容那種感覺,特別是想到新的饒恕對象,心中更是大大讚美神。
 
5/18下班回到家看到吳媽媽在客廳,我說媽媽我回來了,媽媽沒有回應,表情大不如前,我心想家裡應該發生了一些事,不到1分鐘媽媽就開始將心中的怨氣傾倒出來,事情是當天媽媽要回診看心臟科並拿高血壓的處方籤固定三個月一次,媽媽個性喜歡自己一個人前往馬偕醫院看診,由於今年初因天氣溫度突然變冷媽媽右膝蓋痛到幾乎不能走路,過去不曾這樣過,後來我請假陪媽媽到馬偕給骨科醫師看,醫師說媽媽右膝蓋關節已磨損到需要開刀換人工關節,無法再繼續靠施打玻尿酸來保養關節,感謝主! 後來天氣回暖媽媽膝蓋疼痛現象緩和也可以走路了。

媽媽原本堅持想自己前往,後來我跟媽媽溝通還是由玉玲陪妳去會較好,媽媽說若玉玲要陪她去,就不要代替她詢問醫師,我自己說就好……而事情的導火線就是因玉玲關心媽媽而問了醫師一些問題,看似很單純的一件事,媽媽卻說我們沒有重視她的感受,我當時聽了確實也很不高興,我說神那麼恩待我們全家,難到連這一件小事情都不能溝通嗎? 我說媽這是屬靈爭戰難道妳不知道嗎? 媽媽說她想要上湖口住….天啊! 有那麼嚴重嗎? 有趣的事媽媽要爸爸跟她上去,爸爸卻說妳自己上去啦! 媽媽說好那你爸爸就給你照顧,我一個人上湖口……我說媽你冷靜一下可以嗎? 接下來彼此開始進入冷戰,晚上吃飯的心情也沒了,爸媽因晚上7:30有楊梅小組祭壇,後來我就在爸媽築祭壇時間,跟玉玲到公園走走……順便買一些泡麵回家想煮來吃,反正很久沒吃了,於是我開了一包泡麵在生吃……..媽媽築完祭壇後就走過我面前說,媽媽看到你在吃泡麵對身體不好,心裡很難過,媽媽跟你說聲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說媽我們都是罪人,我自己的身體會照顧啦,妳身體照顧好比較重要,雖然表面上彼此似乎有開始恢復關係,但我知道彼此的傷害依然存在。

第二階SHIIT 教會有要求每週在家中要守聖餐一次。我們順服教會每週在家中都有守聖餐一次,神真是奇妙的主,兒子克峰5/8快篩陽性,我是密切接觸者,我要進行3+4天直到5/15,心想5/22可參加主日,5/20週五下午施打第三劑疫苗,當天晚上頸部酸痛,隔天5/21週六傍晚發燒,於是申請主日線上直播,感謝主! 晚上燒就退了,隔天主日(5/22)早上沒有發燒,快篩陰性就憑著信心與玉玲前去教會參加主日,當天牧師主日信息先談到神的律與罪的律,後來談到您想要聖靈嗎? 饒恕吧! 你怎麼可以不饒恕呢? 頓時想到了聖經中主人動了慈心免了欠一千萬銀子的人,當牧師帶領大家禱告時,聖靈感動我要向媽媽當面道歉,於是我流淚哭泣求主赦免我的罪,原諒我的背道,回到家後依照貫例繼續主日後家庭祭壇,信息分享交通時也談到主日牧師信息的感動,於是我主動向媽媽道歉,求媽媽原諒我的不孝,讓媽媽受委曲了,守完聖餐後聖靈感動我前去與媽媽道歉和好,於是我和媽媽彼此擁抱哭泣,玉玲也與媽媽互相謙卑承認自己的錯,感謝主! 神醫治我們的不完全,原本發燒已申請線上主日的我,卻因著神的恩典使我可以參加主日,神的醫治真是太奇妙了,感謝主! 祂是垂聽禱告的神。

屏東新恩堂 拉瓦告.汕里烏營
COVID-19疫情開始升溫的兩年前,我正好在當兵,同時間報考研究所,在一個特殊的防疫兵生活中,順利退伍也錄取了學校,剩下要處理的就是實驗室的歸屬。其實我早就有了心目中的指導教授,只是沒想到這位教授也同時經歷了人生的劇變,因為跌倒需要開刀,手術後反而不能行走了,我們第一次線上會議時,已經是他癱瘓一年,他當時坐輪椅的畫面還是很令我印象深刻,然而這沒有影響我對指導教授的選擇,在我與教授的幾次的對談中,成為一個獨立研究人員的道路上,我相信他可以帶給我所需的訓練和眼界,更重要的是我已將我的選擇交託給神,但很快事情也超乎常理地發展。

因為種種原因,教授需要一個新司機接送他上下班,當時實驗室前輩都沒有人願意配合他的時間(早上八點前到校晚上七點後離開),這個問題就來到我的身上,我想說順便打工而且只是學校和住家接送就答應了下來,一個學生當自己教授的司機,在課業繁重又要兼顧研究進度的碩士一年級,我就這樣撐了一年。但坐在副駕駛的是自己的教授、長輩與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後來許多額外的請求我才都沒有拒絕,除了上下班,他去醫院的復健、任何私人行程的來往,包含送餐到指定地點、接送我不認識的人和重物的搬運送,這些不合理的要求不斷地擠壓我的時間和消磨我的耐心,同一時間我的學長選擇退學,我就需要擔負大部分實驗室的管理,教授待自己的學生無可挑剔,但在司機這件事情上,他不斷地跨越我們的協議,他有需求也的確沒辦法立時解決自身的癱瘓,那我時常就在問我自己可以說不嗎? 我在當司機的八個月內自己車禍了兩次(從會開車以來從未車禍),雖然不清楚是為了趕時間還是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評估過後,在學期初向教授提出不繼續當司機的事,他口頭允諾原本講定的四月結束,延到學期結束最後又延到下一學期。其實教授根本沒有心力也沒時間找人替換,他也認為我會順勢一直幫忙開車下去,對於一次又一次被強迫勞動(請原諒我使用這個詞),許多時候實在難以掩飾自己的不滿,甚至看到教授連一句早安都不想講,心中抓不到一個釋懷的理由。

司機空缺的問題最後在我協助菲律賓看護取得駕照後得以解決,我時常和這位看護聊到他的許多前任雇主和教授,我們都是基督徒,在協助教授這件事情上都有了一定程度的付出,但也時常掙扎,面對一個需要幫助的人,無論他是不是老闆,當他跨越合理的界線,你才會發現其實你很有限。當我問道為什麼選擇繼續替教授工作(尤其又要開車),「你來到教授的身邊,一定有祂的安排。」這是看護在家鄉的媽媽鼓勵她的話,這次換她說給我聽,她的母親在這段疫情中過世,看護身在臺灣也沒能見到最後一面,而這短短一句話卻深深地給我重擊,我從未想過一個人怎樣回應自己的生活也可能影響到神對一個生命的安排,過去一年來,我的態度就像渾然忘記我所領受的,學有所成不見得能應對神的心意,能不能在不同的境遇中專注在神的話,自己頓時從過往負面情緒的沉浸中醒了過來。

「其實你從來沒有真正原諒他。」我妹妹替我的掙扎做總結。第三代基督徒最幸福的事莫過於你的困境會被家人放在禱告中,點破你的堅固營壘,告訴你為什麼要忍耐、堅定在神的話語中,不願經歷神而活又為什麼要向祂禱告。最後我等到的是當司機最後一天教授親口跟我說謝謝,他幾乎很少讚美人的,但那一天晚上他說這一年謝謝你了,在這之前我總覺得自己很多的虧欠,神給我一個課題我似乎沒有抓住,我能再作答嗎?

理論上我尊重教授也完成我的任務,但我知道我心中從未真正原諒他的無理要求和對我堅持離職的指責,我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反正不用再為教授開車,今年兩次的S-HIIT在反思心的祭壇以及饒恕的課題上,我與教授的關係時常卡住我的禱告和讀經生活,論理我站得住腳,但那卻把我硬生生地放在了神的對立面上,有這麼一段日子,和教授相處的每一刻,靈裡的兩種眼光就焦聚在我的言語行為和思維中,來自深處的血氣要對抗、拉扯從神而來饒恕的柔軟。我跟神說我要再一次回答這一題,我要回應祢將兩個基督徒安排在我教授生命中的美意以及結出饒恕的果子。今年我更多參與在教授的生活裏,平假日也常抽時間陪她吃飯、逛街和討論我的研究與生活,像家人一樣,這在一年前我可能避之不及。雖然現在教授還不願意接受信仰,我和看護盡我們能做的其他就交給神了,因為祂完全知道人的心也真實活著,並且在意每一個生命超乎人的想像。

請進到影音專區,S-HIIT網頁有更多的見證分享~

Related posts

王聿宸家庭見證

2019.03.07主日信息第一集

徐銘崧生命見證

台灣新恩堂